福爾摩斯的上班環境

用不一樣的思維,打造新除蟲產業

消毒業者、消毒公司、消毒員、除蟲業者、…. 一個普普通通的行業,一個經常需要揹著噴藥機到處幫人噴藥的行業,在福爾摩斯創辦人許澔榮的精心雕琢下,儼然已變成比當醫生還要吸引人的行業,不相信的話,可以比較看看。

福爾摩斯總監許澔榮從沒有資源與金援的情況,拋開傳統經營模式,憑藉實力打造出一個新的除蟲產業。若深入瞭解一下這個新興產業的整體表現,它會是一個讓人羨慕的職業;工作時間彈性,隨時可以做您想做的事,沒有爆肝問題,技術能力佳的話,一天的收入可能是一般人一個月的收入,甚至更高,這行情要去哪裡找? 正派經營的行業,應該只有福爾摩斯有。當然,這裡面蘊藏著簡單的邏輯,也就是「做老闆的要願意給,捨得給」,否則不用多久,一切就會變調。

智能總部在台北

福爾摩斯「智能總部」在台北市大安區新生南路一段 161 巷 39 號 1 樓,大安森林公園、建國花市旁。(目前裝潢中,即將完工,照片會補上

從高雄、台南、台中、新竹、桃園、基隆過來,國道一轉建國高架道路信義路出口下,30 秒即可到達。

教育訓練中心在桃園

2021 年秋,福爾摩斯在桃園市中壢「青埔特區」成立有「教育訓練中心」,場地寬敞舒適。

本中心是各蟲害專科專員進行專業技術研習的重要場所,所有欲擔任某種蟲害防治重任的同仁需於每月安排一至兩個半天前來接受「個別」訓練,藉此習得不斷推出的新技術。

環境用藥製藥廠在高雄​

2022 年春,福爾摩斯在高雄市前鎮區設立有環保署立案的「環境衛生用藥製藥廠」,之後將主司病媒防治專用之「環境衛生用藥」的製造與研發。(如圖所示)

徒手打造福爾摩斯的辛酸史

以下是福爾摩斯總監許澔榮講述創立福爾摩斯後,一路走來的辛酸史:

在沒有任何金援與奧援的狀況下,我在 2013 年創立了一家「消毒公司」,當時只是一家不起眼的「消毒公司」,不過,所培訓的員工都是高學歷的研究所在校生,這團隊當時看似「很優」,多為公衛本科系,應該具備相當不錯的發展潛力。

創立沒多久,原本可以一起打拼事業的高學歷同仁一個個離開福爾摩斯,因為福爾摩斯只是消毒業界的一個小咖,雖然自認為潛力十足,但「現實」就是殘酷,有什麼未來發展? 也許只有福爾摩斯創辦人我知道而已。

消毒業給人的印象就是「揹著噴藥機到處走透透」,噴完藥,全身散發一股藥水味的工作者,沒有人會認為他們會有什麼突破性的發展? 因此,學歷越高的人,從事此行業時的壓力一定越大;尤其在親友眼中,書讀那麼高幹嘛? 到頭來卻是「揹著噴藥機到處走透透」,只會讓人搖頭而已。這對父母來說,更是難以在親朋好友面前提及兒子,雖然別人家的兒女也未必有什麼豐功偉業,即便是當醫師或律師,但做父母的會願意說:「我兒子在做消毒」嗎? 別人聽了,絕對不會再問下去,因為實在沒什麼好談論下去的;若換成說:「我兒子在當醫生」,別人通常都會繼續問下去:「你公子在哪一家醫院服務?」或「你公子是哪一科的醫生?」,做父母的通常都會洋洋得意的。

我的父親是台灣早期非常有名的化學老師(建國中學化學名師許瑞蓮),醫科學生滿天下,也不少院長級的人物,一直以來,父親只要到到醫院看病,醫生多半都是以前的學生,都是直呼父親為「許老師」。我小時候,父親一直期待自己的兒子未來也能當醫生,但我不是會唸書的料子,所以父親最終也只能「認了」,這也許是他一生的遺憾之一。

因為不是當醫生,創立福爾摩斯三年後,有想要擴大營業,我曾請求父親資助,但父親從原本答應,到一個禮拜後的不答應,我只能繼續靠自己努力賺錢來圓夢,永遠不再向父親提「資助」的事宜;2017 年左右,福爾摩斯漸漸有了成績,我開始徵求有意願學習「不噴藥除蟲技術」的人士來逗陣,因為是免費輔導,且講明之後給的報酬之高,導致來問的很多,相信的卻很少(因為當時詐騙集團橫行)。當然,最後留下來的幾位中,確實有人後來收入很高,有時一個月的收入甚至比一般人一年的收入還高,就是這樣「不是每個遇到的都是詐騙集團」。

父親在世的最後幾年,我有跟父親說:「我靠自己打拼,現在事業做得不錯,收入比醫生還高,沒有讓您漏氣,您有滿意嗎?」,父親說:「兒子事業成功,我覺得很光榮」,這是父親唯一一次給我的讚美,也是最後一次的讚美,因為父親 2020 年 10 月底與世長辭了。

向上滑動